• 2008-07-25

    从此阿郎是路人-转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sabrinaliu-logs/25543512.html

     

     

    他刚站起来,一只膝盖就飞了过来。额头重重一击,透明的摩托车头盔下,鲜血四溢。

    阿郎的头发总是那么长,斜搭在脑后。平常,他习惯坐在重车里,窗外灰尘满天。

    几天前,他要工钱时还抗议,我这个月工资怎么又少了几百块钱。工头说,你经常矿工啊,没多扣你就对了。叼着的烟,在阿郎嘴里抖一抖的,那我帮忙修车又怎么算?

    生活本来是一杯白开水,泡了好几年了。

    阿郎唯一的兴趣,在儿子的身上。

    那个几岁的小孩,自行车骑得像老子一样帅。放学后,大摇大摆地去工地上找老爸,有一次被人抱起来,扔进盛满水的桶里。父子俩就在堆满沙石的斜坡上,用几根木棍,搭成简易衣架。吃饭时,在河边追打。阿郎笑嘻嘻地躲在街边的汽车后面,等儿子走过,悄悄溜上去,把裤子扒下来,拖着走。

    家里一如既往地乱。一个女人闯了进来,选定这个小孩作为一款自行车广告的男主角。阿郎却说,这是你老妈。老妈不是早就死了么。儿子诧异万分。

    鲜血沿着眉毛,从鼻梁上流下来。那个场景,泛黄成了老镜头,回到脑海里。

    他看到那个喜欢飙车的年轻人,穿进黑黢黢的夜里。后座上,一双手温顺地箍过来。一起翻车,在马路上头破血流。后来,她怀了孕,可是依然无法减速他的不羁。他扇她的耳光。从10多级的楼梯上,把她推了下去。

    一别就是多年。从此阿郎是路人。

    她从美国回来,希望带走儿子。儿子不愿。他恼羞成怒,扇耳光,提起来,丢出很远。他心里滴着血。儿子哭了,你对妈妈不起,我没有。你不要把我像皮球一样踢来踢去。

    一个人的阿郎,重拾了记忆。

    他挪开打着钢针的腿,骑在摩托车上。头发短成了三七分。赛道上的试车间隙,儿子从远处跑来,跳在他身上,老爸,不要丢下我。身后是泪人的那个人。

    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给儿子起名叫波仔?我知道,她泣不成声,我知道。我自己傻而已,我以为可以代替你10年的感情。我很羡慕你。

    那天,飞机消失在空中。父子俩望着天。

    炫目的阳光,铺洒在赛道上。最后一次,干完我就收手。阿郎戴上头盔,踏上赛道,不再回头。

    鲜血淌在脸颊上。最后一次奔跃是致命的。阿郎第一个闯过终点线,瘫软的车头,沿着围栏跌撞。儿子的笑脸,她的手链,在血迹斑斑的视线中,最后一次扫过。

    那段清晰的爱情,忽然像烟花一样,在赛道上绽放。人是不能做错事的,没有回头路的。阿郎对她说。

    1989年,周润发34岁,张艾嘉36岁。

    分享到: